我的左撇子記憶 是“勇敢” 是”與生俱來”

 

20160813

我的左撇子記憶  是“勇敢” 是”與生俱來”

寫生字從左撇子 被”打”成右撇子

兒時的記憶還依然清晰,從幼稚園升上小一,課堂上老師以粉筆在黑板上發出一聲聲撕撕聲響,一筆一畫寫下我們要寫在練習簿上的生字然後輪我們練習,小一的自己剛上學緊張的記憶裡,還有一幕到現在還深深記憶 ,我倒是忘了練習哪個生字,卻只記得老師從背後經過檢查時,那鞭子無預警的打在我左手上的一刻,紅冬冬的一條痕跡,忘了痛,只是驚恐害怕,原來左手寫字在我那個年代的南部鄉下是不被允許的。後來經常看到左撇子寫字,我還會有種羨慕心情,是羨慕他們可以做自己嗎?

其實,如果可以選擇,我會選擇”勇敢”堅持用左手練習寫生字,因為現在不再不被允許,但是這份左撇子記憶,卻也讓我知道,我可以練習做自己,而這一刻起,也不晚。

 

左撇子”鄰居阿婆 見我一次罵一次

小時候家裡賣早餐,我一直記得我經常坐在水龍頭旁幫忙洗碗盤或者那要爬進去洗的煮豆漿鍋子,而鄰居阿婆總是經過家門前時,看到我用左手刷洗鍋具,嘴裡總會粹唸著”左手仔拐” ”左手仔拐”,一種會帶來不好的預兆。小時候的我,不敢回嘴,也生氣過幾次,後來好像也習慣了。

長大了才知道其實”與生俱來”的習慣與習俗,總不見得平衡,更有可能與習俗不符,但是如果自己清楚知道,這樣”與生俱來”習慣的自己可以最自在,何樂不為?